1. 首页 > 网红人物

樟树抖音网红是谁(抖音男网红挡脸照片)

“不为工作,谁想当小丑”

抖音网红“西塘小哥哥”有着怎样的故事?钱宝记者与他面对面

本报记者黄晓星/文玉月/摄

一个拉客小哥在手机屏幕上跳了起来:他的舞步美妙而任性樟树抖音网红是谁,有点像爱尔兰踢踏舞,又好像混搭了韩国那劲爆的骑马舞,伴随着极快的喊声:“小姐,你呢?吃?我讨厌?我连晚饭都不来我家吃。烧烤烤鱼,小龙虾,小龙虾,辣不辣……”他走的越来越快,穿过门口的冰箱和烧烤摊川菜馆的,然后加速,鞠躬,急切地挥手。试着开门迎接你。

袁开超正在跳舞拉客。

右边的白色爱心图案显示,该短视频已获得247.80,000个赞。在某门户网站上,他的视频浏览量已超过4亿次。好奇的粉丝赶到西塘古镇,追赶这位“奇葩”的抖音网红。他们拿出手机,用相机对准他,兴奋地大声喊“跳一跳”。

“抖音网红”的背后,是18岁的袁开超的流浪生涯——他的名字大部分粉丝都不知道。

他是云南昭通人,来到西塘和兄弟们一起打拼。抖音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每月几万元的收入,可能会改变他的尴尬生活;这也在他的《西塘江湖》中掀起了波澜。围绕着突如其来的名利,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和心声。悄悄地改变。

“够狠,不要脸”

烧烤街距离酒店仅 50 米。两边有烤鱼餐厅、小龙虾餐厅、川菜餐厅、地方风味餐厅。烟花混合辣椒和中国胡椒的气味出来了。每一个拉客都可谓是手拉手,千方百计,“都是以前没吃过的餐厅,选哪家不靠一张嘴”。袁开超所在的“川菜故事”的老板黄斌说。

袁开超是这条街上最年轻的拉客。

经历了潮湿寒冷的冬季后,西塘迎来了旅游旺季。下午4点30分开始上班,无数的手机摄像头对准了他,他的“恨”、“恶魔”、“美哒”三个字都能在人群中哄堂大笑。

突然,一个戴着兔耳发带的少女,满身酒气,被人推开。然后她又在袁开超的头上套了一个发带,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把袁开超从V里抱出来。手势自拍。“这也太‘娘’了!” 袁开超脸色一变,但还是挤出一个笑容,盯着镜头。

几个湖北姑娘自称跑了一千多公里就是为了看袁开超。360度无盲区拍摄袁开超,一个女孩戏谑道:“你怎么这么矮。”

四个人商量了半天,终于进了店里,点了一个18元的尖椒皮蛋。

因为人气,袁开超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招揽顾客。如果顾客无动于衷,他就会撅着嘴,像个婴儿:“你看你这么瘦,不想多吃。”

不少女生脸一红,被袁开超拉进店里,笑得合不拢嘴。然而,门前却有不少游客用手机长时间拍照,嘘声请他跳舞,看完热闹就离开了。

这是上海游客曹伟第二次来袁开超。他还加了袁开超的微信,被认为是“忠实粉丝”。曹伟胖,爱聊天,自称大三赚了30万元买车。但当抖音拿到袁开超的视频时,却是曹魏人生的最底层。他刚和女友分手,创业公司也面临瓶颈。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很开心,看了两遍之后,突然明白了什么。“我喜欢他两件事,一是努力,二是不要脸。”曹魏总结道。这不是我们创业最需要的特质吗?

“我是代购,广西和海南的客户都想见袁开超,正好我比较近,所以就来了。” 米娅说。

她有一张受欢迎的红脸,欧式双眼皮,参天的山根,还有饱满闪亮的苹果肌。“哥哥人很好,很真诚。” 米娅对这个“追星”很满意。

“你是整条街最骚的”

现实中,袁开超看起来比抖音上更时尚:一件宝蓝色天鹅绒外套,裹着印有英文“champion”的毛衣,紧身牛仔裤,脚上一双大头皮鞋。他摘下黑色的面具,露出白皙的肌肤,一头栗色的卷发。左耳上有一个新打孔的耳洞。当被问到时,他抱怨他的小朋友太被说服了,“他怕疼,带着我,但我打了他,他没有。”

“你喜欢和你的朋友一起做什么?” 记者问道。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的朋友就笑着“揭穿”了他:“抽烟喝酒,烫他的头”。袁开超只是笑笑,没有回应。像所有他这个年龄的青少年一样,他们在朋友面前可能会非常可笑,但他们在陌生人面前仍然保持警惕。

“脸红是什么感觉?”

袁开超有些谨慎。他带着浓重的西南口音说,走红后朋友很多,很开心。他的梦想是赚钱,开一家小店。这个梦想或许可以加速实现:店里的顾客是以前的三倍,老板马上加薪三倍,一个月就能拿到18000元。

面对镜头,袁开超有些害羞。如果他不能回答,他将不仅仅是一个标志性的兰花手指,正如人们在视频中看到的那样,“因为我很悲伤,死鬼。” 然后他眨了眨眼。他将他的受欢迎程度归功于他的“性感和魅力”。

如果采访截到这里,或许很容易给他贴上“西塘庞买郎”的标签。虽然这是一个袁开超根本不知道的名字,但他的偶像是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中的蔡徐坤。后者有着妖娆的容貌和出色的歌舞。

但想想他的年纪,他常说的“骚”,却让人有些心疼。

袁开超走红是个意外。有网友上传了之前录制的视频:夏天,袁开超挥舞着粉扑,打扮得像个骑士。他同样努力工作,不顾别人的眼光。但就在三月的一天,来西塘旅游的扬州店员乔雪拍下了他的照片并上传到了抖音。“你是整条街最骚的樟树抖音网红是谁,那才是你的家。” 乔雪写道。

截至目前,该视频已获得近208万个赞,也为乔雪带来了数万粉丝。

“片面的命运就是找乐子。” 她告诉钱宝记者。

“不为工作,谁想当小丑”

今年春节以来,抖音火了,很多人的手机屏幕都跳着那巨大的迷幻音符。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在抖音上,用户可以在15秒内唱歌、跳舞、炫耀宝宝、秀恩爱、炫耀Excel技能……渴望分享和回应的灵魂太多了。向上滑动是下一个。活泼芬芳,永不落幕。熬夜使用抖音的情况并不少见。我有一个朋友很想尝尝抖音的美食:海底捞的面筋虾和自制的爱情火腿和煎蛋。她还热衷于尝试连锁茶印店的网红套餐:焦糖奶茶、青稞和布丁,却被告知杭州已经售罄,至少要等一个星期。

统计数据显示,抖音跨年当周新增安装量4200万,日活跃用户数突破6500万。移动互联网每分每秒都在造英雄、造名人或网红,但谁也不知道下一个馅饼是谁?

袁开超走红后,邀请函纷至沓来,还吸引了当地电视台的采访。但他的弟弟袁开明说,他们很谨慎。除了去不远处的酒吧,他们还去了江苏昆山万达广场,为朋友的女装店平台站台。

人气也为袁开超打开了成人世界残酷的一面。深夜,翻看数万条评论,少年失眠了。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恶意。有人讽刺他长得丑,“像猴子一样,”袁开超委屈道:“要不是工作,谁愿意演小丑?” 他觉得自己只是在尽力过好自己的生活。

还好,他看到不少“小兄弟”“小姐妹”都为他鼓掌。其中一条留言最暖心:“哥,你跳舞累不累?我给你买双鞋吧。” 六个月的拉客,袁开超破了七八双鞋。

现在,这条街上,袁开超有很多模仿者和追随者,“粗略估计,一半吧。” 他只招收了一名徒弟。

三十米外,桥头的一家烤鱼店,一个卷发、腰间系着假爱马仕腰带的拉客男孩。他跺脚尖叫,每一句话都要带上“思密达”。乍一看,好像是袁开超的翻版。.

众人笑着离去。有人评论道:“这不是抖音哥,”他立即回道:“抖音哥不在了,我要去嘉善。”

见游客还在走,他怒目瞪口呆,喊道:“我也要上抖音,下一个就是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黄斌、曹薇、米娅、乔雪均为化名)

本文由佚名发布,不代表新营销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newmarketingcn.com/ZaZhi/513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