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网红景点

何静现任老公个人资料,何静的婚姻

何静现任老公个人资料,何静的婚姻

0[作者:庸医]

[责任编辑:吕楠]

1973年夏天,何晶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普通家庭。

她的父亲开了一家小商店,为别人修理录音机。我妈妈没有工作,是全职家庭主妇。

何晶的到来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任何欢笑,反而加剧了这个家庭的破碎。

原来她家只有父亲一个人在工作,本来就捉襟见肘,一个需要喂奶的婴儿让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

而且她爸爸有点重男轻女,不喜欢这个小姑娘。

从何晶记事起,他就没有过平静的生活。

我父母三天吵一次小架,五天吵一次大架。

有时候爸爸红着眼睛和妈妈吵架,我看到她小的时候,就忍不住给她来一份“皮带炒肉丝”。

何晶虽然小,但不傻。她知道自己不受欢迎,所以不在父亲眼前晃来晃去。

她喜欢躲在爸爸开的小店里,听那些录音机放的歌。

1977年,那是邓丽君的时代,半边天都是红色的,录音机里总是放着她的歌。

何晶躲在店里,听着这甜美的女声,爱不释手。

小家伙,他还是听不懂,但他总是喜欢跟着邓丽君一起哼唱。

“记住我的爱,记住我的爱,记住我每天都在等待……”

她的妥协和躲藏并没有带来这个家庭的完美。

因为父母没有教她,何晶一直口吃到五岁。

他的父亲看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一个没有收入,另一个口吃。

他看不下去了,就说何晶妈妈说:“离婚吧,孩子是你的。”

离婚那天,何晶的妈妈哭得像个泪人。

她失去了经济支持,但还有一个小“拖油瓶”等着她养。

一瞬间,她觉得天昏地暗,甚至想去死。

何静不知道妈妈怎么了,也不知道怎么哄她。她对妈妈唱道:“不要在路边采野花……”

听到这里,妈妈突然醒悟过来,问自己:我现在在做什么?

她紧紧地抱着女儿,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女孩养大!

随着父亲的离开,母亲陪伴何晶的时间越来越多。

她发现女儿真的很喜欢唱歌:白天,晚上,开心的时候,不开心的时候。

她决定跟随女儿内心的想法,在音乐的道路上培养她。

何晶15岁的时候,妈妈省吃俭用,给她报了当地一个很有名的音乐培训班。

何静知道妈妈不容易,努力学习基本功。第二年,她考上了表演艺术团,开始登台表演。

有一次,在文化宫演出快结束时,一位观众拦住了她。

那人说:“我们是中国煤矿文工团的。我们师在首都剧场有演出,想请你参加!”

当时何晶还小,她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男人是个骗子。她匆忙跑回家。

没想到“骗子”胆子还挺大,一路跟着她回去了。

回到家里,妈妈接待了那个男人。

两人聊着聊着就发现真的发生了。

何晶躲在妈妈身后,怯生生地问:“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尤氏老师,那个讲相声的石小杰老师?”

那人点点头,说:“可以。”

就这样,何晶遇到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贵人”。

何晶刚到文工团的时候才16岁,是文工团里最小的孩子。

她幼稚,不懂那么多道理,分不清上下级关系。

见到石小杰,觉得他很亲切,便“爸爸”长叫,“爸爸”短喊。

我没想到石小杰会是一个快乐的人。看到这个小姑娘这么小就在外面打拼,他说:“既然你这么叫我,那也行。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

石小杰遵守了他的诺言。他不仅在生活上照顾何晶,在事业发展上也不遗余力地弥合与他的差距。

每次演出,他总是带着何晶。当他听说他的女儿有一个成为“歌手”的梦想时,他把何晶放在专业的录音棚里观察和学习。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在这个录音棚里做梦,何晶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劫数”。

工作室里每天都有专业歌手来录音,专业音乐制作人来这里工作。

高大林是其中之一。

年轻的高大林戴着耳机,不时指出录音歌手的问题,并提出建议。

在他的指导下,那些歌手也唱得越来越好。

何荆夫站在一旁,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一切。她觉得这个人很优秀,年轻,帅气,专业。

久而久之,一个想法渐渐涌上她的心头:我要是能有这样一个男朋友就好了。

我认识高大林的时候,何荆夫只有17岁,有着初生牛犊的鲁莽和勇气。

她想和高大林坠入爱河,所以她直截了当地问,“高大林,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谈恋爱吗?”

高大林冻结并被征服。他从未见过如此勇敢无畏的女孩。

两人谈了恋爱,很亲热很甜蜜。

何晶喜欢唱歌给高大林听,高大林也会时不时给她提意见和建议。

他们的感情逐渐升温,何晶的唱功也逐渐上升。

19岁时,何荆夫又来了

也忍受不了跟高大林谈恋爱的状态了。

她想嫁给他,想成为他正式的妻子。

在结婚之前,何静把这件事告诉了“老爸”石小杰。

石小杰恨铁不成钢地说:“糊涂啊!你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不苦心修炼本领,反而跑去结婚,你不要你的梦想了吗?”

此时的何静俨然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她说:“没有什么比嫁给高大林更重要!”

石小杰摇摇头:“傻孩子,你会后悔的!”

何静不管不顾,拉着高大林的手就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那一年,是1991年。

同年,台湾有个叫千百惠的歌手来内地开演唱会,新婚燕尔的高大林跑去听了这场演唱会。

他这一听不要紧,不仅把自己赔了进去,还把和何静的婚姻也赔了进去。

在朋友的引荐下,高大林认识了千百惠。

与不谙世事的妻子不同,彼时的千百惠已年近30。

她爱过,恨过,经历过,也释然过。

千百惠的身上有种风情万种又淡漠疏离的气质,这种气质吸引了高大林。

他想:我为什么要跟一个不到20岁的毛孩子结婚呢?千百惠才是我爱的那种女人!

思虑再三,他跟何静提起了离婚。

何静当然不愿意!

她还没从爱情的甜蜜里抽出身来,她还在想着如何做一个好妻子、好儿媳、好妈妈。

她还在规划着她跟高大林未来的幸福生活。

怎么这一切,突然就变了呢?

何静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她跟高大林哭啊、闹啊,但是都没有用。

那个男人已经铁了心不要她了,即使她流了再多的眼泪,也换不回他的心了。

万般无奈下,何静答应了高大林的离婚要求。

1992年,高大林就迫不及待地娶了千百惠进门。

何静深知自我放弃不仅不能招来别人的同情,反而会让那些等着看她笑话的人如愿以偿。

于是,她擦干眼,收起桌子上的空酒瓶,洗干净脸上的眼泪,来到石小杰的家门口。

她对着恩师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不起!是我当初没听您的话!我现在后悔了,以后一定全心全意地学习本领,争取做你的得意门生,您还愿意收留我吗?”

石小杰一看原来意气风发的小姑娘憔悴成了这样,哪里还忍心责怪。

他安慰道:“来吧!只要你愿意,我永远是你的老师,也永远是你的老爸!”

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后,何静对事业有了不同的看法。

以前她觉得,爱情才是自己永恒的追求,事业不过是短暂的栖息地。女人,终归还是要回归家庭的。

不过,现在她不这样认为了。

因为,男人会变,爱情会变,只有事业不会背叛自己。

在何静逐渐转变观念的时候,另一边,石小杰正在紧锣密鼓地为她寻求“出头”的机会。

1994年,在石小杰的牵线搭桥下,她登上了北京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并演唱了一首《过年的问候》。

那是何静第一次在那么多观众和那么多摄影机的注视下演唱。

何静觉得自己应该当个女王,只依靠自己的女王。

不管旁人爱我恨我,我也能独立为自己撑起一片蓝天。

打定了主意的她更加全身心的投入到歌唱事业中。

1993年,何静凭借一首《向北方》火遍大街小巷。

在歌曲迅速走红的同时,也让听众朋友们认识了一位名叫“何静”的年轻歌手。

她长相甜美,声音细腻,笑起来更是顾盼生姿。

1995年,何静再度出发,凭借《喜欢你》,荣登各国音乐节目排行榜的冠军。

1996年,央视春晚的总导演看中了这个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姑娘,邀请她参加晚会的大合唱。

自此,何静的演艺之路开始顺风顺水。

1999年,何静签约北京的唱片公司,发行了首张专辑《北京来电》。

这张唱片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经纪公司一高兴,又在2001年给她发布了一张专辑《月亮偷着哭》。

这边,何静在乐坛上混得风生水起。

那边,家里的老母亲在家里坐不住了。

何静的妈妈觉得自己一生独自拉扯着孩子长大实在太辛苦,不想女儿重蹈覆辙,想让她找个好人家嫁了,至少累了乏了能有个避风港。

何静自小跟着母亲长大,本身也孝顺,便主动出去相亲,想早早定下来,让母亲安心。

于是,在媒人的牵线搭桥下,何静认识了她的第二任丈夫,也是她至今无法摆脱的“噩梦”。

2002年初,有人给何静介绍了一个叫“朱笑东”的男人。

媒人说:“他是个富商,家里有个大别墅,老有钱了,你即使以后啥也不干,也能在家里当个阔太太。”

何静那时候已经成名了,对钱不是过分追求。

她觉得这个男人老实巴交的,应该是个靠谱的人。

再加上朱笑东以前是个歌手,唱过《铁窗泪》等歌曲,两人也算有共同语言。

聊着聊着,两人就在一起了。

一来,为了应付母亲,二来,何静经历过一段破碎的婚姻,已经身心俱疲。

看到一棵靠谱的大树,她不由分说便靠了上去。

2002年10月,两人闪婚了。

为了更好地照顾丈夫,在2003年何静选择了退出娱乐圈,安心在家当“富豪太太”。

两年后,她又给朱笑东生了一个女儿。

退圈后,何静住在大别墅里,看着家里的体贴的丈夫和可爱的女儿,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满足感。

她想着自己终于苦尽甘来,以后便只有好日子,再没有苦日子。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2007年,何静还沉浸在朱笑东给她营造的幸福生活中,丈夫却突然被警察“铐”走了。

原来,朱笑东根本不是什么正经“富豪”。

他早年间放弃唱歌转而经商,结果根本没那天赋,不仅一分钱没赚,反而欠了一屁股债。

欠了债的朱笑东贼心不死,托人搭上“何静”这条大船。

为了打造自己“富豪”的身份,他还租了一幢大别墅,谎称是自己的财产。

等到何静终于上钩,朱笑东便利用她明星的身份继续招摇撞骗,诈骗金额高达4700万。

在警方的叙述中,何静才终于明白这一切的真相。

她不知道自己的命为何这样苦,她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

但是没办法,身边还有个年龄幼小的女儿。

如果她倒下了,女儿便没了依靠。

她强撑着,跟朱笑东提出了离婚。

得知一切败露的朱笑东对着何静露出了贪婪的嘴脸:“给我300万,否则我拖也要拖死你!”

这个时候的何静已经退圈5年有余,根本没有一点收入。

无奈下,她给对方写了一张300万的欠条,带着女儿离开了那幢租来的别墅。

一切就像一场梦。

2008年,何静与朱笑东正式离婚,女儿的抚养权归她。

办完离婚手续的何静仰头看着天,她手里搀着女儿的小手,眼里有泪,却不敢落下。

何静又过起了四处商演的日子,为了还朱笑东的300万,她什么活都接,什么场子都赶。

2008年刚离婚不久,因为急于赶通告,何静出了一场车祸,肋骨被撞断7根。

她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忍着剧痛心里还在盘算,着赶不上商演得赔付多少违约金。

这个时候,朱笑东的债主纷纷找上医院,他们将这个可怜的女人团团围住:“看呐!这是你丈夫拿你的名义买的豪车!”

“看呐!这是你丈夫拿你的名义办的贷款!怎么办,还钱吧!”

何静遍体生凉,她想不到自己的前夫竟然如此不顾情分,竟会逼她到如此地步!

她在医院里住了100天,也绝望了100天。

每每想要放弃的时候,想起女儿那张无邪的笑脸,她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决心。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出院后,为了躲债,在短短的一年里就搬了6次家。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何静百般艰难的时候,她的经纪人向她伸出了援手。

2009年,在经纪人的帮助下何静重归舞台。

拉着女儿的小手,以一曲《红蜻蜓》唱遍了半生的苦难,也唱透了人生的艰难,最终得以感动无数观众。

2013年,何静推出全新专辑《玛拉伊萨》。

同年,她也因自身顽强不息的精神,被评为“朝阳区优秀妈妈”。

此后的几年,何静一直勤勤恳恳、努力工作,终于在2016年前后还清了债务。

时间回到2021年,如今的何静已经无债一身轻。

她看着自己的女儿一点一点长大,觉得很幸福。

两段失败的婚姻让她不再相信爱情,时至今日,年近50的她依旧单身。

她的人生起起伏伏、飘忽不定,她却依然保留着赤诚之心。

命运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面对巨额的债务,她没有回避,而是选择承担。

面对幼小的女儿,没有选择放弃,而是用自己瘦弱的身躯,为她撑起一片蓝天。

如今终于苦尽甘,希望她的明天会更美好。

本文由新营销网红网发布,不代表新营销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newmarketingcn.com/cyzd/5630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