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抖音热词

东方红一号卫星_ 深圳卫星大厦网红建筑

2020年4月24日是我国首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升空50周年纪念日,也是第5个中国航天日。追溯半个世纪前的激情岁月,正是以赵九章为代表的老一代科学家对空间科学与探索的求真执着和家国情怀,使得“东方红一号”在中国科学院孕育和成长;放眼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而奋斗的当下,中国航天进入了新时代,发展空间科学的新使命成为新一代航天人传承“两弹一星”初心的新注解,是建设科技强国、航天强国的责任和担当。

一段人造卫星的历史回忆

人类的航天活动,最摄人心魄、荡气回肠的时刻莫过于运载火箭点火腾空的那一刻。因为它凝聚了航天工程师们的心血和汗水,承载着科学家们的期待和梦想,而发射倒计时之前的无数个关键环节一般不为人知悉。东方红一号1970年4月24日北京时间晚上9:35成功发射,她的诞生与人类社会进入太空时代、我国科学家立志报效祖国、探索浩瀚宇宙的伟大梦想密不可分。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适逢国际科学界倡议发起国际地球物理年活动,计划从1957年7月1日到1958年12月31日世界各国对地球的南北两极、高纬度地区等进行一次为期18个月的全球性的联测。现代科学突破总是与第一时间利用最前沿技术相关。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火箭、雷达技术突飞猛进。1955年美国和苏联先后宣布要在国际地球物理年结束之前发射卫星作为对世界的贡献。1957年10月4日人类第一颗卫星发射升空,苏联的斯普特尼克一号标志着人类社会步入了太空时代。1958年1月31日美国首颗人造卫星探索者一号发射,发现了后来被命名为范·阿伦辐射带的地球辐射带,并渐次打开了利用电磁波全谱段观测宇宙、认知地球家园的新窗口,除了可见光,基于航天器平台的空间X-射线、红外、微波等科学任务极大拓展了人们的科学视野和世界观,诞生了多个诺贝尔物理学奖、化学奖。

在人类大航天号角吹响之际,中国不是旁观者。1957年11月新中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第二次访苏出席十月革命40周年庆典系列活动。苏联卫星接连上天想必震撼共和国缔造者的内心。而新中国的第一批海归竺可桢、钱学森、赵九章们更是觉察到了太空探索大门轰然开启的历史必然,纷纷在报刊上谈论人造卫星的意义和用途,建议开展中国的卫星研究工作。1958年5月17日,毛主席在党的八大二次会议上郑重宣布:“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同年8月20日,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中国科学院在《十二年科学规划执行情况检查报告》中指出,发展人造卫星,将使尖端科学技术加速前进,开辟新的科学技术研究工作领域,为导弹技术动员后备力量。同时,大型的卫星上天是洲际弹道导弹成功的公开标志,是国家科学技术水平的集中表现,是科学技术研究工作向高层空间发展必不可少的工具。翌日,中国科学院581领导小组成立,组织协调卫星和火箭探测任务,组长钱学森,副组长赵九章、卫一清。“581组”就是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的前身。同年底,中央政治局拨2亿元专款支持中科院研制卫星,代号“581”任务。

弹指一挥间,60多年前曾标识很高密级的“581”相关档案已解密,越来越多的人恍然大悟,原来它才是中国人造卫星事业的坐标原点。

一位科学大师的家国情怀

与彼时国力强盛、东西方争霸的美苏不同,半个世纪前的新中国百废待兴,家底薄弱。我们必须先在这个星球上站起来、立住脚、生存下来,但这并不妨碍中国人志存高远、胸怀探索浩瀚宇宙的梦想。中国人造卫星事业面临的挑战可想而知,却也是沧海横流涤荡英雄本色。总有一批有远见的科学家在仰望星空,正如新华社《请历史记住他们——关于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的回忆》中张劲夫点评的那样,“搞卫星赵九章最积极”。

赵九章,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考取庚子赔款留学德国、学成归来执教西南联大,是1950年5月19日周恩来总理签署中央人民政府政字第0150号通知任命的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首任所长。他深爱我们的国家,无时无刻不在为她殚精竭虑。

本文由发布,不代表新营销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newmarketingcn.com/douyin/43930.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vx614326601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